x

新聞中心

做薄膜太陽能領域的英特爾 ——訪漢能薄膜發電集團執行董事、CEO司海健

來源:中國經營報

瀏覽量:2546

發布時間:2018-04-28

image.png

《中國經營報》2018年4月2日C8版訪漢能薄膜發電集團執行董事、CEO司海健


盡管漢能薄膜發電(0566.HK,以下亦可稱“漢能”)依然在為復牌努力,但這家薄膜太陽能和移動能源領域的巨頭,卻從未停下前行的步伐。


2018年3月27日,漢能薄膜發電發布的2017財年業績報告顯示,公司期內實現營業收入61.47億港元,同比增長約37%,實現凈利潤約2.61億港元。這是自2015年受停牌影響導致虧損后,漢能薄膜發電持續第二年實現盈利。近兩年來,漢能方面基于薄膜太陽能技術,已經在移動能源、建筑光伏一體化(BIPV)、漢瓦、工商業發電、光伏農業扶貧等方面,初步形成了一套產品、應用矩陣。


QQ截圖20180428142229.png


從運營策略來看,漢能薄膜發電已經從一家售賣產品的公司轉變為一家售賣綜合解決方案和行業解決方案的公司。2017年12月15日,漢能薄膜發電集團執行董事、CEO司海健在北京宣布推出漢能“新型生態城市”綜合解決方案,還宣布推出綠色建筑、綠色園區/特色小鎮、綠色交通、綠色政務等八大行業解決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3月26日,貴州銅仁市政府與漢能薄膜發電舉行了綠色生態城市建設戰略合作簽約儀式。這標志著漢能“新型生態城市”綜合解決方案迎來首個落地城市。


漢能薄膜發電“新型生態城市”解決方案為什么能在3個月之內快速落地?移動能源戰略又將如何推進?如何實現移動能源和綜合、行業解決方案的“兩手抓”?為此,《中國經營報》記者獨家專訪了漢能薄膜發電集團執行董事、CEO司海健。


落地銅仁


我們發現政府的需求是多層次、全方位的,所以我們開始籌劃綜合解決方案,并從頂層設計角度把“新型生態城市”進行系統化。


《中國經營報》:2017年12月15日,漢能推出“新型生態城市”解決方案的時候,銅仁市政府相關領導也在現場。今年3月26日,“新型生態城市”解決方案在銅仁宣布落地。中間3個月發生了什么? 


司海健:在推出“新型生態城市”解決方案之前,我們已經做了很多的溝通和交流,醞釀合作是去年10月,到今年3月落地,實際上經歷了半年時間。 


在交流的初期,我們的思路是利用創新技術,提供漢瓦、漢墻、漢路等單個產品的解決方案,當然也包括移動能源的產品,給城市局部帶來好處。但在交流過程中,我們發現政府的需求是多層次、全方位的,所以我們開始籌劃綜合解決方案,并從頂層設計角度把“新型生態城市”進行系統化。 


“新型生態城市”解決方案比較成熟的時候是在去年12月。推出之后的這3個多月,我們主要是按照解決方案的框架去尋找匹配項目,截至目前,已有超過60億元的項目比較具體化了。比如在政府、醫院、學校的公共建筑上應用分布式屋頂等,也包括一些生活場景,比如在公交站牌上應用我們的移動能源產品,這些都在我們首批項目中。與銅仁市政府的簽約儀式其實是個落地簽約儀式,是雙方開始合作的表示,今后要加快工程實施。 


《中國經營報》:超過60億元的項目,是由漢能薄膜發電一家公司實施,還是與其他公司一起推進? 


司海健:項目不是由漢能一家實施的。我們與銅仁市政府共同找出這些項目,而且這些項目都有很好的投資回報率,接下來會有社會資本進來投資這些項目。


漢能在其中的第一大作用是規劃,這些項目主要基于漢能薄膜太陽能核心技術進行規劃設計,植入薄膜太陽能產品,讓普通建筑、普通園區裝上薄膜太陽能之后變成綠色建筑、綠色園區,這些項目從規劃到設計再到具體操作由漢能完成。而在具體落地方面,漢能其實是總承包的角色,找到一些行業龍頭企業,然后和他們一起共同實施,在3月26日的簽約儀式上,我們已經簽下6家。 


《中國經營報》:在合作過程中,銅仁市政府做哪些工作?漢能哪些產品將得到應用?項目實施時間有多長? 


司海健:政府會做幾件事情:一是項目挖掘,幫助漢能規劃設計團隊尋找可以植入薄膜太陽能技術的項目,也就是從普通行業變成綠色行業的項目;二是項目推介,和漢能一起向社會資本推介這些項目;三是提供項目引導資金,因為項目落地在地方上,外來投資者會有一些擔心,所以地方政府或者地方上的平臺公司會對項目進行引導,然后去吸引社會資本和銀行資金,最終完成這些項目。這些項目是很好的資產包,本身可以上市,也可以賣掉。


在項目實施過程中,漢能全系列產品都可以應用。舉例來說,關于綠色建筑項目,屋頂材料可以用我們的漢瓦,也可以用我們的分布式屋頂,立面可以用BIPV(光伏建筑一體化)的材料,路面可以是我們的太陽能路面。同時,在生活場景中,比如智能公交站牌、太陽能汽車、太陽能背包以及與景區結合的太陽能帳篷等,都可以植入進去。


至于項目實施的時間,目前已經確定的項目當中有短有長,短的兩三個月就可以完成,長的在兩年之內也可以完成了。


《中國經營報》:我看到漢能的“移動能源+”創新創業平臺也同時在銅仁市落地了,這跟“新型生態城市”解決方案的落地是什么關系?


司海健:“移動能源+”創新創業是由當地政府提出,同時也是和當地政府聯合設立的。這是什么意思呢?了解我們公司的人都知道,我們的核心競爭力是薄膜太陽能技術,直觀一點來說,就是我們的薄膜太陽能芯片,這些芯片具有很強的適應性,可以加到各行各業里。當時銅仁市政府領導提出,對于薄膜太陽能芯片的應用場景,可能有很多是我們現在還沒有想到的,需要大家一起去做創意、去做應用場景的想象,這樣效果會更好,所以我們雙方共同建立一個平臺,讓漢能薄膜太陽能技術產生新的應用場景以及新的產品,這正好也符合“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發展形勢。


舉例來說,漢能薄膜太陽能的芯片與鞋子結合,就是可以發電的鞋子,再加一些照明的裝置,就是一個可以發光的鞋子。放在服裝、放在教育等場景中,也會產生很多意想不到的應用。所以,銅仁市方面提議建立“移動能源+”雙創平臺,希望將薄膜太陽能的應用深入到千家萬戶。 


考核需求


讓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費中的比重增加到20%左右,實現這個目標還是相當有挑戰性的。總體的發展趨勢是,傳統能源越來越少,新能源越來越多。


《中國經營報》:包括銅仁市政府在內的地方政府,看上漢能“新型生態城市”解決方案的原因有哪些? 


司海健:這是國際國內發展形勢決定的。在國際上,中國已經向全世界承諾:到2020年,中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讓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費中的比重增加到15%左右;到2030年,中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讓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費中的比重增加到20%左右。實現這個目標還是相當有挑戰性的。總體的發展趨勢是,傳統能源越來越少,新能源越來越多。 


在國內,“十八大”提出“美麗中國”、強調生態文明,“十九大”再次提出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建設美麗中國。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也已經明確提出,“要降低單位GDP能耗,2018年要降低3個百分點”,這些要求都是層層推進的。對于地方政府來說,尤其是在國家發改委去年發布《綠色發展指標體系》《生態文明建設目標評價考核辦法》的背景下,生態和環境的壓力還是非常大的。 


正好我們的產品和解決方案能夠滿足地方政府對綠色發展、生態文明的需求,我們的解決方案可以直接滿足考核體系當中的一些指標。比如,在生態文明的考核體系中,我們的解決方案可以完成100個考核分當中的30個考核分;在綠色發展的考核體系中,我們的解決方案可以滿足其中48個考核分。這是非常現實的需求。 


同時,我們都知道中國各級政府都在尋找經濟發展的新動能,我們的產品、解決方案、應用都符合戰略新興產業的屬性,能夠帶動地方經濟的發展。舉例來說,“新型生態城市”解決方案在銅仁的落地,不是漢能一家公司來完成,而是漢能聯合行業龍頭企業、本地企業共同實施的,所以銅仁市政府很愿意通過生態城市的落地,拉動當地戰略新興產業的發展。


其次是吸引投資,比如“新型生態城市”的落地項目,本身就是投資回報率很好的項目,因為太陽能發電產生的電費就是回報,而且漢能的分布式太陽能、移動能源的發展模式也已經比較成熟,很受社會資本的歡迎,這些項目的落地對于地方政府吸引外來投資具有非常重大的促進作用。


還有就是有利于民生。對于地方政府來說,環保好了、環境好了,當地老百姓就能享受綠水青山了,這是切切實實的民生需求。 


《中國經營報》:像銅仁這樣的城市要真正做到生態城市,不是這一批項目就能夠搞定的吧? 


司海健:你說對了,我們在銅仁市落地的是生態城市建設的重要工程,而不是全部工程。這個項目做好以后,也不是銅仁的生態城市就完成了、不做了,而是作為一個重要方向,驅動銅仁向生態城市方向發展。 


實際上,在銅仁市主要領導的建議下,我們已經提出了一個“十百千萬工程”,也就是移動能源的“十百千萬工程”。其中,“十”是指10個應用領域,現在,我們已經有八大行業解決方案,也就是8個應用領域,未來,我們還將拓展新的應用領域。“百”是指100個應用場景,然后在100個應用場景中找到1000個應用項目,通過1000個應用項目來尋找萬億規模的市場投資。這就是“十百千萬工程”,邏輯是非常清晰的,通過漢能“移動能源+”戰略,不單是解決生態城市的問題、民生的問題,更重要是解決地方經濟發展的問題。 


《中國經營報》:漢能現在的產品體系能支撐“十百千萬工程”的理想圖景嗎? 


司海健:漢能以后會變成一個平臺型公司,不是說所有的產品和解決方案都是由漢能來做。我們為什么在銅仁與地方政府一起建立“移動能源+”的創新創業平臺?實際上就是要通過這個雙創平臺,讓社會各界都加入進來。漢能提供薄膜太陽能芯片,大家一起創造出一些產品和解決方案,一起把薄膜太陽能和移動能源的市場做大。這就像英特爾一樣,在IT產業中,英特爾提供服務器、PC、手機芯片,讓更多廠商參與其中,實現更大的產業價值。漢能著重要做的第一個方面就是技術創新、產品研發、應用開發,第二個方面是市場拓展,最終與合作伙伴一起做大整個薄膜太陽能、移動能源產業。


快速擴張


除了銅仁市之外,現在在談的還有將近10個城市,都表示了相當大的興趣,因為這符合國家的大形勢和城市發展的現實需求。


《中國經營報》:除了銅仁市之外,目前“新型生態城市”解決方案還有哪些在談的落地城市?


司海健:我們向社會公開漢能“新型生態城市”解決方案之后,很多城市市長或者政府招商部門聯系到我們,邀請我們去地方政府介紹“新興生態城市”解決方案,在詳細溝通后,很多城市也認可我們的方案。除了銅仁市之外,現在在談的還有將近10個城市,都表示了相當大的興趣,因為這符合國家的大形勢和城市發展的現實需求。但我們的項目還是先做好一個,把銅仁的項目做成標桿、做成模板,然后到各地去復制,這樣能少走彎路。


《中國經營報》:在解決方案的落地和“移動能源+”戰略的實施上,漢能在策略上更傾向于和城市合作還是和具體的垂直行業合作?


司海健:我們實際上是“多條腿走路”,因為我們的產品具有強大的適應性,所以我們既有按照橫向分類的政府大客戶,也有按照縱向分類的行業大客戶,還有與單個產品相關的渠道事業部。


對于政府大客戶,我們現在積極與很多城市政府對接,最大程度地幫助地方城市實現綠色發展。對于行業解決方案,比如綠色交通解決方案,我們主要與交通部門對接、結合;建筑解決方案主要找建筑單位對接、結合,比如在房地產行業,我們找出房地產行業的前50強,因為我們的產品都是創新型的綠色建材產品,房地產行業也在推進綠色建筑,雙方恰好可以合作。對于單個產品,包含漢瓦、漢墻等,我們主要通過經銷商體系在市場上廣泛推廣。